Leona Wong

Netflix最近先後上架兩套關於「騙子」的劇目,不約而同真人真事又離奇過小說,很好看。 ***以下含劇透*** 紀錄片The Tinder Swindler近期熱播,「90後」騙徒Simon Leviev自稱鑽石富商之子,利用交友平台Tinder結交女友,騙財騙色,據估計受害者加起來總共被騙千萬美元。他一見面就出手闊綽,先在五星級酒店誘以美食,再出動私人飛機邀請外遊,發夢獲白馬王子垂青的女生怎不暈得一陣陣?再加甜言蜜語與見多識廣,Simon在歐洲多國俘虜無數寂寞芳心,他周旋於眾女之間毫無破綻,然後給她們一樣的告急訊息和相片,騙取金錢。他以A女的積蓄豪使於B女身上,B女上釣花錢供他用後再誘惑C女⋯⋯如龐氏騙局般以女友的錢維持自己窮奢極侈的生活。 Inventing Anna也是真人真事,但以迷你劇形式播出,劇情較前者豐富。1991年出生的俄藉美少女Anna Delvey自稱是德國巨富的繼承人,擁6000萬美元信託資產為靠山。她藉法國時裝雜誌Purple實習生的名義進入紐約名人界後,憑精緻打扮、闊綽作風和對藝術鑑賞的天份,成功騙得紐約一眾精英為之著迷,幾乎把數千萬美元的貸款騙到手,成立其夢魅以求的高級會所Anna Delvey Foundation。在先敬羅衣後敬人的大城市如紐約,外表原來真是打進上流社會的通行證。懷孕中的女記者挺住巨肚鍥而不捨追查Anna Delvey的故事,發現對方堅稱謊言為實,把fake it till you make it的迷幻術進行到底。

Netflix最近先後上架兩套關於「騙子」的劇目,不約而同真人真事又離奇過小說,很好看。

***以下含劇透***

紀錄片The Tinder Swindler近期熱播,「90後」騙徒Simon Leviev自稱鑽石富商之子,利用交友平台Tinder結交女友,騙財騙色,據估計受害者加起來總共被騙千萬美元。他一見面就出手闊綽,先在五星級酒店誘以美食,再出動私人飛機邀請外遊,發夢獲白馬王子垂青的女生怎不暈得一陣陣?再加甜言蜜語與見多識廣,Simon在歐洲多國俘虜無數寂寞芳心,他周旋於眾女之間毫無破綻,然後給她們一樣的告急訊息和相片,騙取金錢。他以A女的積蓄豪使於B女身上,B女上釣花錢供他用後再誘惑C女⋯⋯如龐氏騙局般以女友的錢維持自己窮奢極侈的生活。

Inventing Anna也是真人真事,但以迷你劇形式播出,劇情較前者豐富。1991年出生的俄藉美少女Anna Delvey自稱是德國巨富的繼承人,擁6000萬美元信託資產為靠山。她藉法國時裝雜誌Purple實習生的名義進入紐約名人界後,憑精緻打扮、闊綽作風和對藝術鑑賞的天份,成功騙得紐約一眾精英為之著迷,幾乎把數千萬美元的貸款騙到手,成立其夢魅以求的高級會所Anna Delvey Foundation。在先敬羅衣後敬人的大城市如紐約,外表原來真是打進上流社會的通行證。懷孕中的女記者挺住巨肚鍥而不捨追查Anna Delvey的故事,發現對方堅稱謊言為實,把fake it till you make it的迷幻術進行到底。

兩個故事的年輕主人翁都有一些共同點。首先人非常聰明,過目不忘,又具野心;常偽造文件(尤其payment receipt)騙取金錢,深明信用卡與銀行運作的漏洞;還有就是兩者都是社交媒體的高手,喜以Instagram炫富。

不論你好奇二人如何玩到咁大,抑或想一窺上流社會的紙醉金迷,此兩劇都不會令人失望。想不通為什麼它們在IMDb上評分不高,分別只有7.3和6.9,但我覺得兩者都屬水準以上,絕無悶場。我能想到最大的投訴,不過是在Inventing Anna裏扮演女記者的演員,表情太誇張皺紋太明顯,不大討喜而已。

--

--

大家安好嗎?恐怕在此時此刻仍安然無恙的不多吧。但不論如何,撐住,終會柳暗花明。

很久沒有更新,因為乏善足陳。剛開始看一本書,關於Facebook做的「陰質嘢」叫An Ugly Truth,由New York Times兩位記者花上經年累月的明查暗訪而成,劇力萬鈞。

這本書以Mark Zuckerberg和Sheryl Sandberg各為男一與女一,因我現在只剛剛開始,所以看到的都是陳年舊事,暫未有勁料爆。作者說故事的能力著實高,令我看得津津有味。

Mark Zuckerberg創立Facebook初期,最傳奇的一幕是作為一名少年人,居然抵抗得了Yahoo十億美元的誘惑,拒不出售。當時因為這個決定,離棄他的員工和投資者不在少數。我覺得Silicon Valley一劇中,拒絕巨擘出價一千萬美金買下其初創的Richard Hendricks,多多少少有Mark Zuckerberg的影子。當然類似例子在SV多如恒河沙數,而現實真的比戲劇更誇張。

至於比Mark仔年長15年的Sheryl Sandberg,則完全是精英+人生勝利組的完美人設。她在Harvard唸書時因表現優異獲當時最得令的教授 Lawrence Summers青睞,後者進駐華府後帶上她,她又因工作關係遇上Google的Eric Schmidt,再被後者羅致前往矽谷發展。而那正是1996年,矽谷成長最強勁的時候,Google仲未IPO。任職Google時,Sheryl Sandberg在一個Yahoo前高層搞的派對上第一次見Mark仔,兩個性格和處事作風完全不同的人居然在從商理念上十分合拍,如此促成了世紀合作關係。

做人做到Sheryl Sandberg應該無憾,本身有才有貌不在話下,仲每每在最合適的時間遇上最勁的人或機會,在事業冒升階段,青雲路上幾無瑕疵。

--

--

有朋友形容,將來某天我們回望這幾年,會覺得時間好像被突兀地抽走了一樣,中間發生過什麼事,模糊不清。我真的有這種感覺。2020年和2021年發生的事,在我回憶中被混在一起,有點分不清什麼事到底發生在哪一年。

二月和三月也給我這種感覺。因為有同住家人確診的關係,我們也一起被「居家檢疫」,多日足不出戶,對時間的流逝格外不敏感。

幸好這兩個月的工作居然不受影響。原來我有不少活路,可以透過談電話和發電郵或短訊完成;而與英國和美國西岸之間的時差,幾乎沒對工作效率產生影響,真是萬幸。可是人和人之間缺乏見面的溫度,到底打了折扣。

這段時間最主要的娛樂是Netflix。正在煲的一套劇叫Mr. Robot,是2015年首發的作品,主角由曾在電影Bohemian Rhapsody中飾演Queen樂隊主音Freddie Mercury的Rami Malek擔綱,是一名天才駭客,但有幻聽幻覺的精神困擾。此劇的骨幹有些類似神劇、西班牙的Money Heist,講一群反社會、反邪惡巨企的邊緣人,得到廣大群眾愛載。它在IMDb上評分極高,許多episodes都獲9分以上,甚至9.9分!

劇中有不少保安泄密情節,像真度高,緊張刺激,我介紹給一些懂hacking的朋友看 — 他們告訴我,「大台」的黑客情節,是熒幕上出現「hacking…」字樣,幾秒後以「hacked」作結。令人啼笑皆非。

此外就是看書。上次介紹的An Ugly Truth已閱畢逾半,進入戲碼,將之與Mr Robot的情節對照著看,真的感到現實比戲劇更精采。雖然我不肯定,那對我們這些受眾而言,到底是不是更好。

--

--

從事金融的朋友來訊:你見多識廣,有沒有聽過失業機師可以轉行做什麼?我好友自大學畢業後一直在港龍當飛機師,現在港龍停業,怎麼辦?

很同情這位飛機師朋友的遭遇,可我能有什麼好主意呢?不知從哪個空姐的專欄裏看到,說外國有「落地」機師改行當司機、操縱重型機械、從事與工程相關工作等,總算「學以致用」。來訊的朋友閱後傳來一張起重機的照片,說這些建議讓他笑不可抑。

--

--

如果有間上市公司請人,講明年假任放毋須申請、出差使費公司全包、而且提供全行最高人工,筍工無疑吧?這聽起來像騙局的招聘條件,令Netflix 在一個調查中 ,超越谷歌與蘋果,成為美國科技人員最心儀的僱主。

前文提到Netflix的創辦人兼CEO Reed Hastings,2001年因市道不景被逼裁掉三分一人手止蝕,卻發現留下的同事比前更有效率和衝勁。他因此悟出「人才密度」(Talent Density)的概念,認為 企業只要堅持聘請頂尖人才、公司上下全無庸人,就能發揮如明星球隊的超水準表現。因為人才自發性強、學習能力高,在精英雲集的環境中能發揮得更淋漓盡致

Reed Hastings此「人才密度」信念經過十多年驗證,的確交出成績。最近 《經濟學人》一篇文章 便引述數據指,按截止今年九月的最新財政資料,Netflix的7900名全職員工,平均每人每年為公司帶來260萬美元營業額,是同行迪士尼的九倍之多!不但如此,上市至今18年,Netflix的股價增長了500倍,增長之勁把微軟和亞馬遜等科技巨頭亦抛離。

而「人才密度」只是手段不是目的,Reed Hastings在他 剛出版的書No Rules Rules中解釋,Netflix奉行「自由與責任」(Freedom and Responsibility)政策,堅信只要賦予員工最大的自由度和責任感,員工就能為企業帶來巨大的回報。但這必須在人才密度夠高的環境下才能實行,因為 叻人本身就有把事情做到最好的使命感,豐厚的報酬和巨大的自由度既令他們工作如魚得水,他們就犯不著濫用公司福利,把這麼好的工作生態破壞掉。

「人才密度」和「自由與責任」兩本武林祕笈,令Netflix躍然成為科技界的超級巨星,它最新的全球訂戶接近兩億(1.93億),並早已開拍大量叫好叫座的自家劇目,席捲全球市場。但一家企業最大的優點往往也是其最大的軟肋,眼下Netflix如日中天,卻並非沒有隱憂。

首先,隨Netflix不斷進駐各大城市設點,「人才密度」這套說法在許多地方未必適用,因為許多國家對僱員的保障較大,交不出成績便得捲舖蓋的美式人事作風很容易碰壁。如果沒有高「人才密度」的基礎,Netflix也很難維持超高自由度和福利,它的管理就複雜多了。

其次,Netflix由成立至今,憑創新的意念和經營模式,還有靈活的初創文化,在時代的配合下,很快把對手如Blockbuster甚至迪士尼抛離。但它現在作為串流平台之一,對手不再是史前恐龍,而是同樣創新、靈活和以獨門文化殺出血路的蘋果和亞馬遜。

三大巨企之間,既爭人才亦爭市場。這場有排打的帝國之戰,必然好戲連場、 難分勝負,我們大可準備爆谷汽水,好好觀戰。

相關舊文: Netflix裁員 士氣反升?科企如何透視你的祕密

參考書: No Rules Rules

***

本文率先於 《晴報》專欄「創業群俠傳」 見報

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://leonawong.hk.

--

--

以優渥薪酬和宏大工作前景作招徠,Google一直都是深受科技界歡迎的僱主;而因為疫情而宣佈 「永久在家工作」的Twitter,也因此首次 在一個調查中 ,被科技從業員評為十大最受歡迎僱主。但它們都不是最令美國上班一族嚮往的企業;盟主是Netflix。

Netflix的企業文化在美國灣區享負盛名,多年前其創辦人兼CEO Reed Hastings一個 以「自由與責任」為題的PPT 在網上廣為流傳,還被同行、Facebook的Sheryl Sandberg譽為「矽谷最重要的文件」。Reed Hastings對此甚為得意,認為這是Netflix得以取代曾經比它巨大多倍的Blockbuster,和能在科技界佔一席位的祕訣。這由一場危機開始。

時為2001年春天,科網泡沫爆破、企業融資冰封,成立才三年的Netflix面臨首個存亡危機。當時提供郵寄租借DVD服務的Netflix共有四十萬用戶、120位員工,因為市道太差,必須裁掉三分一人手止蝕。好不容易派出大信封後,管理層終日忐忑不安,擔心剩下來的員工士氣不振,表現更不如前。出乎意料,幾個星期後,當一切塵埃落定,公司的工作氣氛似乎比前更好,洋溢著前所未見的動力。聖誕旺季轉眼便到,在少了三分一人手下,留下來的同事居然工作得更有效率。

Reed Hastings並非第一次創業當老闆,但也無法解釋同事們表現轉佳這個奇怪的現像,後來他不斷思考,認為這和「人才密度」(Talent Density)有關: 人才互相感染,會令彼此的表現精益求精。當一家企業沒有冗員,人才高度集中時,他們會激發各自發揮最佳水準,並展現更強的自發性和學習動力,使整體表現更佳。

他進一步解釋,假設一個團隊裏有五個超水準同事、兩個表現平平的員工,那兩個不夠班的員工會令小組頭目付出更多精力、減低小組討論的水準、使「高階」員工為了遷就他們而減低工作效率等;更糟糕的是,工作表現不夠好的員工會驅使「高階」員工另謀高就,因為他們不想留在接受「平庸」的工作環境。Reed Hastings認為 對優秀的員工來說,最佳工作環境並非無限量零食供應或美侖美渙的甲級寫字樓,而是被眾多優秀的人圍繞,彼此之間互相欣賞、啟發、成長。這才是優秀人才夢寐以求的工作環境。 而一家成功的企業,就要以打造高「人才密度」為目標,吸引優秀人才落戶。

持類似觀點的還有其他名人,例如Steve Jobs曾經講過,A級人才只喜歡和同級人才打交道,B級的才會「往下發展」。寫到這裏,可能有些上班一族會感到不是味兒,覺得這根本是資本家為裁員找開脫。下篇文章我將寫一寫Netflix如何以高薪和無上限年假作為吸引人才的手段,到時大家不妨再討論到底Reed Hastings是剝削員工的邪惡資本家,抑或重視人才的好老闆。

***

本文精簡版率先於 《晴報》專欄「創業群俠傳」 見報

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://leonawong.hk.

--

--

最近添置了一件「新玩具」,蘋果公司的最新智能手錶Apple Watch SE,一用就愛上。 蘋果真是銷售高手,光是選購此環節已是樂事一樁:先挑型號、再選錶殼顏色、最後配上錶帶。錶帶又分不同顏色與質料,好配襯不同場合與衣著,結果我挑了一款金屬錶帶配合上班衣著(如圖)後,又額外買一條做運動時用。挑好才幾天,新貨就直接送到家裏來。這麼流暢的購物體驗,難怪 蘋果的營運在疫下仍穩如磐石,即使全球多處封城、店舖關門,其今年 首九個月的收入與純利 ,仍較去年同期佳。 我是蘋果的資深用家,又註冊了Apple ID,所以啟動手錶的過程很快捷,而它的功能和設計也一如其他蘋果產品,十分便利用家(user friendly),容易上手。當初想出做手錶這一智能裝置的人真是天才,原來一戴上真的不想脫下。我認為Apple Watch主要滿足兩大需求:保健、戴在身上的iPhone。 Apple Watch很令人「上癮」,因為它無時無刻在為用家提供反饋(feedback),比如說心跳:靜態的心跳、運動的心跳、睡眠的心跳,教你任何時候都有查看的理由,連睡覺都不想脫掉它。對越來越注重健康的城市人來說,這比秒秒鐘盯住股票價格上落更使人上癮。而且它還有許多設計上的小詭計,像估算每天消耗的能量、走路的距離、自動紀錄跑步、極方便的計時功能等,對有運動習慣的人來說,Apple Watch具有鞏固與鼓勵之效。難怪 蘋果正大舉推銷其保健計劃 。

新玩具
新玩具

最近添置了一件「新玩具」,蘋果公司的最新智能手錶Apple Watch SE,一用就愛上。

蘋果真是銷售高手,光是選購此環節已是樂事一樁:先挑型號、再選錶殼顏色、最後配上錶帶。錶帶又分不同顏色與質料,好配襯不同場合與衣著,結果我挑了一款金屬錶帶配合上班衣著(如圖)後,又額外買一條做運動時用。挑好才幾天,新貨就直接送到家裏來。這麼流暢的購物體驗,難怪 蘋果的營運在疫下仍穩如磐石,即使全球多處封城、店舖關門,其今年 首九個月的收入與純利 ,仍較去年同期佳。

我是蘋果的資深用家,又註冊了Apple ID,所以啟動手錶的過程很快捷,而它的功能和設計也一如其他蘋果產品,十分便利用家(user friendly),容易上手。當初想出做手錶這一智能裝置的人真是天才,原來一戴上真的不想脫下。我認為Apple Watch主要滿足兩大需求:保健、戴在身上的iPhone。

Apple Watch很令人「上癮」,因為它無時無刻在為用家提供反饋(feedback),比如說心跳:靜態的心跳、運動的心跳、睡眠的心跳,教你任何時候都有查看的理由,連睡覺都不想脫掉它。對越來越注重健康的城市人來說,這比秒秒鐘盯住股票價格上落更使人上癮。而且它還有許多設計上的小詭計,像估算每天消耗的能量、走路的距離、自動紀錄跑步、極方便的計時功能等,對有運動習慣的人來說,Apple Watch具有鞏固與鼓勵之效。難怪 蘋果正大舉推銷其保健計劃

說它是戴在身上的iPhone,因為Apple Watch連接了許多智能手機的功能,如收發訊息和來電、播放音樂、甚至支付等,方便得幾乎只戴一塊錶就可以出門去。但我不算日理萬機的成功人士,又受 Netflix紀錄片《願者上網》 的影響,所以關閉了大部份提醒(notification)功能,減少干擾。

以上是從消費者角度看蘋果銷售和產品的成功,而我更想畫蛇添足用「觀察者」的角度,寫一個隱憂和一個啟示。

我認為蘋果帝國真正成功之處,不止品牌和直接銷售,更是以多種設計簡潔、而功能互通互補的產品,填滿用家生活。於是它不光在產品銷售上賺錢,更透過這些產品收集大量用家訊息,充實蘋果的數據庫(毫無疑問,蘋果將比我更了解我的健康和習慣)。終有一天,蘋果擁有的數據價值將極高。如何妥善保護及保障用戶的個人私隱,是它持續經營的重點。假如有一天,蘋果被發現出賣收集所得訊息,它用心經營的帝國可能迅速崩塌。上次文章提到新加坡政府鼓勵國民配戴Apple Watch促進健康,就有不少人質疑政府可能暗地裏藉此收集國民私隱,用於監控。在各大科企中,蘋果捍衛用戶私隱的形像較佳,希望它表裏如一。

至於啟示,對創業者來說,建立長青基業的方法之一,是緊隨帝國而生。本地初創 Casetify做個人化手機殼起家,它的創辦人很早就認定這點,隨蘋果橫向發展,推出多種配件:錶帶、各種產品的保護殼、甚至充電墊等;還有如 伯恩光學 創辦人、香港的「玻璃大王」楊建文,據說亦因為教主喬布斯一個決定而風生水起。如果統計整理一下,相信不少中外上市公司,都和蘋果的價值鏈直接相關。

蘋果既成龐大帝國,並仍在擴張中,你作為創業者,可以提供什麼產品或服務令自己的業務隨帝國伸延?

相關舊文: 政府送你Apple Watch玻璃大王與喬布斯

***

本文精簡版率先於 《晴報》專欄「創業群俠傳」 見報

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://leonawong.hk.

--

--

Leona Wong

Leona Wong

Award winning journalist turned media strategist for startups. Author of 2 books about HK startups: 《創業2.0 科網六子蕩寇誌》and 《創業大時代》